微博女权微博与女权 - iDoNews

女性美容 2019-06-0991未知admin

  文章转自公众号:盒饭财经(ID:daxiongfan),作者:解夏

  近日,俞敏洪老师因在一场大会上提及女性的言论,深陷舆论漩涡之中。由于出言不慎,俞老师旋即被张雨绮在微博diss,微博女权后又被光明日报批评。

  之后,俞老师不但在朋友圈里解释,还通过中国女网公开道歉。网友们对俞老师这番言论的态度,其实也反映了女性话语权的提升,而这种话语权的提升,离不开以微博为主的新媒体的崛起。

  今年夏天,媒体人章文被指性侵一名女性,蒋方舟、易小荷也站出来,直指章文也曾借机摸腿骚扰。一时间,雷闯、孙冕等名人也都被指性骚扰,微博上掀起了一阵中国的#me too运动#风暴,无数女性网友在微博上曝光、声援,将心底的秘密公之于众。

  微博,已经成为中国女性发声的主流平台,也成为女性发起平权运动阵地。

  实际上,早在1919年,女权主义就随五四运动一同进入中国,然而,直到新中国成立前,女性也并没有真正获得属于自己的权利,女权问题只是许多运动的旗帜和口号之一。

  1949年后,女性虽然在法律上取得了与男性同等的地位,但在现实生活中,依然是。

  这一现象持续到互联网时代。作为一名付费上网的合法网名身份,一些女性在冲浪之余,开始有意识地在网络世界里掌握话语权,并披着“马甲”,通过网络为自己的权利发声。无论是电视、报纸或网络,这些媒介对女性权利的争取和保护都非常有限,最终,为女权呐喊的声音依旧全都回归个体。

  微博诞生,让网友意识到“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”,一批想要“说话”的女性,在微博里寻找到了共鸣,女性权利也有了被更多其他共同体看到的可能。这意味着,“说话”的主体不再是个体,而是一个群体,群体意识让女性的声音不再微弱,由此形成了圈子,圈子成形,即堡垒起筑。

  2012年3月发布的《中国微博意见领袖研究报告》显示,中国微博意见领袖排行榜前20位,分别为潘石屹、马云、任志强、李开复、、微博女权李承鹏、陈光标、于建嵘、方舟子、李稻葵、贾平凹、芮成钢、王小山、孔庆东、贾樟柯、张鸣、袁岳、慕容雪村、五岳散人、罗永浩等。

  是的,前20名意见领袖中没有一名女性,女性里的第一是洪晃,在排行榜中位列24名。而且,这份调研的前100位意见领袖中,男性占到九成(91%),女性仅占9%,且总体排名相对靠后。

  彼时,女性在微博平台的话语权还不强,但已建立起发声阵地。2013年以后,更多女性在微博上找到属于自己的群体和精神寄托。

  2014年到2017年的微博用户发展报告中显示,微博活跃用户中女性比例分别为39.1%、50%、微博女权44.5%和43.7%。总体来看,在活跃用户数上,微博女性比例低于男性,但付费会员的女性比例要比男性高出20多个百分点。

  别小看这20多个百分点,它所呈现的冲击力要比活跃用户更直观。

  上图虽是个段子,但女性消费力也是社会地位提升的标志。

  另外,在微博去KOL、去公知,向大众娱乐发展的过程中,一些女明星的粉丝量超过男性意见领袖,达到亿级,她们也是女性权利堡垒添砖加瓦的重要力量。

  不要以为兴起于微博的“小鲜肉”“肌肉男”,只是女性对男性外表的一种符号化,它还透露了,女性从从被欣赏者的姿态转变为欣赏者,地位由被动转为主动。

  在越来越多女性真正站在女性视角,反思和解构传统的性别符号,并为此发声呐喊时,微博上也出现了一些另类的声音,网友将此称之为“伪女权”。

  在“伪女权”面前,男性出现某种式微,对一些字眼变得敏感。

  例如《十三邀》里,李诞问许知远,你想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生命。许知远给出了如下回答:

  李诞的这种担心,实际上,也隐隐透露出了许多男性内心的声音。

  “伪女权”们还为男性创造了一些具有烈度的标签:直男、渣男等。很多情况下,渣男已经不是一个特定的词,而是一个口头禅,与性别无关,只是刚巧被骂的人是个男性。而稍不理解女性的男性,也会被贴上了“直男”、“直男癌”的标签,甚至为直男们创造了“求生欲”,虽然在一些语境中,这些标签有调侃和戏谑成分。

  通过这个坐标系可以看出,“伪女权”眼里的男性基本标签。一位网友说,渣男没有癌,渣比癌的程度还深。

  要明确的是,男生不懂口红色号,不是给“伪女权”们提供贴上“直男癌”标签的理由。

  在微博上还有这种现象:给某个人点赞评论支持,并不是因为TA说的有道理,只是因为说话的这个人是女性,或是这个人的观点倾向于女性。甚至马蓉都有一批忠实粉丝,认为她就是“女权”的代表。

  这其实都是“伪女权”的一些表现。有网友总结了“伪女权主义”的一些原则:

  我绝对不尊重你的权利,但你必须尊重我的权利;我绝对不考虑你的想法,但你必须尊重我的想法;我可以要房要车要钞票,但你不能说我就是拜金;我可以非处、堕胎、搞蓝颜,但你不能说我是不正经;伪女权主义要的不是民主,是自己为主;伪女权主义要的不是人权,是个人之权;伪女权主义想的不是自由,是自己自由;伪女权主义希望的不是男女平等;而只是自己平等。伪女权主义就是应该毫无条件的不劳而获,男人就是应该毫无怨言默默无闻的埋头苦干。

  对于“伪女权”(被一些网友诟病为“女权癌”或“中华田园女权”),李银河认为,这些仍然是的表现,不自信。但她也表示,这些主张“自相矛盾”“说一套做一套”,没有合理性,甚至没必要讨论,因为这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权主义者。

  在微博上,平权为主的女权主义和“伪女权”对垒,双方争论至今没有结果,而男性成为一种战略层面的必要存在,大部分时候,微博中的“女权”不是非黑即白的,而是一种灰色状态,人们很难分清真正的女权主义与“伪女权”。

  这些争论,也成为促进女性话语权提升的一个切面。社会学家布迪厄尔指出, 话语不单单是一种技能,更意味着有权利说,即有权利通过语言运用自己的权力。

  俗话说事越辩越明,理越辩越清,只有拥有了话语权,才有“辩”的机会,而在微博上争论的女性,无论是女权还是“伪女权”,都已不只是一个附议者,也同时是可以独立发声、自由表达且能被更多网友听到的个体。而以微博为代表的新媒体赋权,也为这些声音提供了有力渠道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漂亮美眉女性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